[浪跡天涯四十七天]出走二三事

十一月 14, 2011 沒有留言 作者 phoenix621


下一篇:



clip_image001

到歐洲自助旅行一直是多年來的願望,歐洲豐富的人文歷史、藝術瑰寶及秀麗的風景深深吸引著我。

成行之前以為是個遙不可即的夢,尤其在年庚漸長,中饋猶虛的壓力下,傳統而迂腐的觀念總認為男子必需背負著「養家」的責任,但在歷經一番「天人交戰」的掙扎後,終於做了「不負責任」的男人,同時也印證了「人定勝天」千古不易且至大至剛的道理。

事情的緣由是這樣的,話說大地春回、陰陽交替之際,正值各類動物「思春」之時,一顆不安於室的心也蠢蠢欲動,想去尋找屬於自己的春天。幾番折衝,老闆只准一個月留職停薪,再加上也無心戀棧虛位,正好給自己冠冕堂皇的理由炒老闆魷魚,於是自我放逐,浪跡天涯去也,為期四十七天的旅行於焉展開。

法航的機場櫃台人員詢問要選靠窗座位欣賞風景或靠走道座位看空中小姐,毫不遲疑、當機立斷地選擇了走道的座位。十幾個小時的飛行雖沒有老殘筆下一路的老圃黃花,卻也頗不寂寞。其實外籍航空公司的空服員大都是阿嬤級,沒啥秀色可餐的,選擇靠走道的位子還不是圖個上洗手間方便而已。

抵達第一站 — 倫敦,人們正趕著上班,迎接我們的是春末和煦的陽光。往後的一週裡,倫敦都是陽光普照的天氣,宛如台灣的冬日,暖而不炙熱。觀念中倫敦不是多雨多霧的天氣嗎?是老天爺特別眷顧。在訪遍了市區的名勝之後,特別喜歡躺在海德公園如茵的草地上,或曬太陽,或冥想,或觀變化多端的白雲,或聽颯颯的樹葉聲,閒雲野鶴般的日子,不必像觀光客趕集式地匆忙,這才是我想要的,況且週日的草地上,躺著許多會讓人噴鼻血的美麗動物,更是不能錯過。

clip_image002

走訪近郊的劍橋及溫莎,感染了小鎮特有的氣息,低吟著「再別康橋」這首民歌,騎著租來的單車穿梭在大學城裡,尋覓徐志摩筆下的康橋,只見長篙起落。溫莎堡在93年底曾慘遭回祿肆虐,已失其原貌,深慶得以在慘劇發生之前窺得全貌,卻也惋惜不已。

clip_image003

猶記得高中曾唱過「羅莽湖邊」(Lock Lomand)這首蘇格蘭民謠,也在此行才識得羅莽湖的真面目。愛丁堡的溫度極低,即使在五月底,傍晚以後冷得發抖,為了欣賞蘇格蘭風笛的表演,挨冷受凍也值得,同時對於英國男子蘇格蘭裙裡的風光也充滿好奇,聽說裙內是光溜溜的,他們不會覺得底下冷颼颼的嗎?在愛丁堡的青年旅館吃到一頓自旅行以來最豐盛的晚餐,親自下廚一解想吃家鄉菜的願望。看著旁邊老外煮著一鍋宛如餿水的菜,實在沒有提出交換互吃的勇氣。膳後與同伴話家常及談心,屋外雖冷,室內卻極為溫馨,還真有家的感覺。

 

巴黎是個風情萬種的城市,旅法作家張寧靜曾說,巴黎要「蹲」個一年半載才能真正體會她的迷人之處。我只是個過客,但已被她的外貌所吸引,巴黎是舊地重遊,依然不減其魅力。離開巴黎前一天的午后,坐在歌劇院前的露天咖啡座品嚐咖啡,終償宿願。一直覺得能閒坐在巴黎街頭的露天咖啡座最是浪漫,愛其情趣,尤其同行的女孩又送我一束花,更增添氣氛;年紀一大把了,生平第一次收到異性送的花,更是永難忘懷,可以感覺出鄰坐的老外又嫉妒又羨慕的眼光,美滿幸福得夢裡都會笑–含淚的微笑;當晚,抱枕飲泣到天明。

clip_image004

往尼斯途中就已盼望南國較高溫,沙灘上應該有「養眼」的美麗動物出沒;但抵尼斯時正下著雨,雨後天涼有如仲秋,動物「冬眠」去了,立刻寫封家書傳報惡耗,告訴咱家兄弟有負所託,未能拍些有助修身養「性」的照片,甚為遺憾,且無顏以對。

法國行程將結束前,同伴們回台灣了,從此要孤軍奮鬥了。坦白說,離別的愁緒加上面臨還有一個月的旅程,有一股想要回家的衝動。結束Chamonix的行程途經Strasbourg轉了兩趟車入境德國,海德堡是德國首站。漫長的車程,又加上已旅行近一個月,「哈」死了士林夜市的小吃。無聊漫長的車程中竟然列起菜單,希望回台灣時大快朵頤一番,什麼蚵仔麵線、花枝炒、蚵仔煎、燒肉粽、天婦羅….平時不常吃的小吃此時都成了山珍海味。有時也怪自己太不爭氣,不到一個月就已「哈」得要死,但實在吃怕了法國麵包,在法國幾天裡,已把全年度的麵包配額吃光了。但也奇怪,往後幾年的旅行途中,從不想吃家鄉味,只想盡辦法要吃到當地的美食,我明白,旅行的功力又增加幾分,任督二脈快打通了。

海德堡的舊城,Rothenburg中古世紀的建築都令我著迷。在靠近德、瑞邊境的Garmisch嚐到了道地的德國豬腳,便宜又大碗。從Garmisch到新天鵝堡取道「羅漫蒂克」之路,沿途寧謐的南德小鎮,與世無爭的安詳深得我心。當時曾發願待來日度蜜月至此住上幾天,啥事都不做,只為享受一片寧靜,只是這個願望似乎遙遙無期,還沒有一個女孩肯犧牲為民除害。

瑞士的高物價令人咋舌,幾乎可用「逃」來形容離開瑞士,但瑞士人的和善令人難忘。從少女峰下山到Bern,在火車站前拿著地圖四處張望辨方位時,路人甲主動前來指點迷津;坐在玫瑰園(Rosengarten)草地上午餐,路人乙對我說「Bon appetit」,期待路人丙的出現是位噴火妙齡女郎,可惜一直沒有出現,還一直「鬱卒」到回台。

clip_image005

行至維也納已是將結束行程的時後了,正值週末,商店都不營業,又無存糧,一時饑餓難耐,以為從此要餓死他鄉,人生至此,天道寧論,思及此,不禁悲從衷來,淚灑滿襟。天公疼憨人,乍現麥當勞就在正前方一百公尺處,喜出望外,飛奔前往,直呼萬歲,簡直是人類的救星,在台灣從不踏進麥當勞的我,此刻竟是活命的泉源。

久聞多瑙河是歐洲文化的搖籃,多少偉大的音樂家在此尋求靈感,一首首天籟孕育而出。週日,天色尚未亮已準備就緒,蓄意待發,當第一道陽光射進窗口,如脫韁野馬,呼嘯而出,心頭有預感今天必有斬獲。按圖索驥,又是電車,又是地鐵,待從地鐵出口鑽出,果然名不虛傳,「出其東門,有女如雲」,舉目所望盡是日光浴的人潮,重點是幾乎都是上空;尼斯之憾全在維也納彌補回來了,且有過之而無不及,真可謂失之東隅,收之桑榆;難怪約翰史特勞斯能作出膾炙人口的「藍色多瑙河」,其來有自。Stephansdom 教堂附近的街頭表演頗具水準,有如小型室內樂團的弦樂四重奏,佇足許多人圍聽,而我也不忍離去。

clip_image006

該回家了,從維也納至巴黎轉機回台灣,只是這次櫃檯沒再問我靠窗或走道,下次出走是東歐,那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感受,迷人的歐洲永遠是我的最愛。

 

後記:

1992年第一次自助旅行回來撰寫本文,出發前不到半年才結束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朋友以為我是為了療傷或逃避才遠走他鄉,其實不是。雖然是我投入最深的一段感情,但在歷經幾次的感情波折之後,早已練就不壞金剛之身,在一個星期之內就已自我調適到正常的狀態了,出走只是為了圓夢而已。

文中提及度蜜月要到南德小鎮,結果蜜月卻是在寒冬時跑去奧地利,還在維也納市政廳近乎零度氣溫下倒數2000年的來臨。

以現在的標準來看,當年在近五十天跑了五個國家真是太趕了,第一次自助旅行總是很貪心。換做現在,每年半個月的年假只鎖定一個國家的某地區。

按這裡返上篇 | 我的 浪跡天涯四十七天 主頁 | 按這裡接下篇 |

如有問題請登上→ 歐洲旅遊大本營 論壇 |加入 歐洲旅遊大本營 Facebook Page |

其他 英國自由行 遊記| 其他 法國自由行 遊記| 其他 瑞士自由行 遊記| 其他 德國自由行 遊記|

加入 英國大本營 Facebook Page |加入 法國大本營 Facebook Page | 加入 瑞士大本營 Facebook Page |加入 德國大本營 Facebook Page |

下一篇:

德國 首篇, 德國自由行, 法國 首篇, 法國自由行, 瑞士 首篇, 瑞士自由行, 英國 首篇, 英國自由行

關於作者

暫未有該作者的簡介
“[浪跡天涯四十七天]出走二三事” 未有留言

回應文章

Please leave these two fields as-is: